封面

2019年年终总结

如果说2018年是工作之后的人生转折点的话,那么2019年这一年就是转折之后的习惯过程。从大学远离故乡,到毕业到沿海城市就业,再到去年来到东京,这一个个的决定无不是对自我挑战的过程,这期间伴随着阵痛,同时也伴随着成长。有的人习惯了熟悉的生活非常害怕改变,怕换工作,怕搬家,怕交新朋友。各种各样的改变都会对生活带来冲击,但也带来了新鲜感,还是要看自己怎么样来看待这种改变。

进入华人派遣

来日本之前也算是搜集了不少的信息,经过了各种考量觉得进华人派遣公司是不是最优但当前的唯一选择。一般来说到日本做IT相关工作,如果没有日本留学经验,都会经历华人派遣公司——>日本大手派遣公司——>个人事业主(可能跳过)——>日本自社开发(在日外企)这个过程,而我正处在这个初级阶段但不想长期处于初级阶段,所以为此也做了一些准备。

  • 2017年年底通过了Oracle java认证
  • 2019年7月考取了日语能力测试N2证书
  • 2019年8月获取日本自动车驾照
  • 2019年11月参加了中国国家软件考试(软件设计师),但不幸没有通过,准备报2020年5月的软考
  • 2019年12月参加了日语能力测试N1测试(2020年3月公布成绩)
  • 学习Angular/Vue前端开发框架(Javascript/Typescript)
  • 学习Unity3D

但是,如果按照这个计划的话在日本转职至少要2次。日本是一个对跳槽容忍度比较低的国家,一份工作干不到2年就辞职会觉得相当不稳定,对找下份工作和申请永住签证都有一定的影响,所以之后可能会有一些不同的打算。

接下来的计划

  • 打算2020年参加日本IT考试 基本情報技術者試験
  • 打算参加2020年5月的软考
  • 学习Python以便于开发脚本工具/效率工具/游戏逻辑/AI/爬虫等
  • 带老婆孩子在日本定居
  • 申请高级人才签证之后转永住者签证(中国软考和日本IT考试获取证书有助于申请高级人才)
  • 学习英语之后参加托业英语考试进入英语系外企游戏公司

面试游戏公司

在做了11个月的前端开发之后(首次从事前端商业项目开发,但受到领导好评),所在的项目也接近尾声。在寻找下个项目时优先挑选游戏行业的项目,因为在自己离开游戏行业后发现自己不是不喜欢游戏行业,反而是特别喜欢游戏行业所以越发的厌恶中国的圈钱式垃圾游戏。我从来不觉得贪玩蓝月是一个好玩的游戏,只是被资本运作圈钱的一个工具。从小接触到红白机和各种游戏充满了回忆,而这些游戏基本上都是日本开发出来的。所以我离开了待了3年的游戏公司,毅然来到日本。当时也的确厌倦了给垃圾页游换皮的工作内容,再加上自己工作这么多年自己无法独立开发出一个完整的应用(只会后端但前端技术不是很擅长),为了锻炼自己所以找了一个前端开发的工作。到现在来看,我丝毫不觉得这个决定有任何坏的影响。在这近一年的时间中学到了非常非常多前端开发的知识,弥补了自己不会前端的遗憾,也增强了自己的信心。接下来如果运气好能够遇到做游戏客户端开发的工作的话,那就太好了。

面试日本自社公司

申请了geekly,doda,linkedbrain的面谈,希望匹配到合适的自社游戏公司。听在日本做HR的朋友说,日本的游戏行业待遇相当不尽人意,他的一个应届毕业的朋友在做《只狼》的超牛逼的公司年收才给300万+,这着实有点打击了我,不过先面试看看情况吧。

不同契约的区别

刚到日本的时候因为没有什么底气为了保险起见签了正社员的契约,它的区别就是在派遣公司如果一个项目结束之后第二个项目没接上(也就是说没有找到新项目)工资也照常发,但如果是契约社员的话待机的话每个月大概只有12万的待机费。个人当时感觉有点慌,所以选择了正社。但是之后在日本熟悉了,也拿到了N2的证书就转了契约社员。有人肯定会好奇我的动机,因为正社员公司会交保险和年金,各负担一半。但是我在的公司没有交年金,保险也是自己负担,契约的话到手的工资会高一些,所以就转成了契约。后来听前辈说契约社员的话签证更新的话比较难拿到3年以上的,这个我也找别的朋友确认过,没有统一的说话,但是长期待在华人派遣公司不是办法。至少也要向日本大手派遣公司努力,签个正社待遇也是不错的。

文章目录
  1. 1. 进入华人派遣
  2. 2. 面试游戏公司
  3. 3. 面试日本自社公司
  4. 4. 不同契约的区别


twitter分享


如果想及时收到回复,可在 订阅中心Participating中勾选Email

Fork me on GitHub